返回

唐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六十九章 留白
书签已保存 返回目录 管理书架
    秦怀道和萧庭的关系与裴行俭不太相同,想问题的立场和角度也不太一样,他看看萧庭,笑道:“莫非萧兰陵是想挖我的墙角?话可说在前头,裴闻喜那里我管不着,可我这个军府却是万万不成的,你也晓得,我在军里的资历比你强不了多少,一下子挖走四个,那可是要我的命了。”

    “翼公你休要小气,你秦家在军中一呼百应的,就是给修齐几个帮手又怎么样。”裴行俭道。

    萧庭却是哈哈一笑,指着秦怀道道:“翼公爷是个直爽人,既然开了口,我本有这个心思,也不得不打消了。既然如此,两边的人我都不要,不光不要,来我这里帮忙的,外加一份补贴,钱的事还是他们做主说的算。”

    “若论财大气粗,咱们这些年轻的当中,恐怕你萧兰陵当属第一。”秦怀道倒也不客气:“那就多谢了,你修齐有钱,帮我笼络笼络人心,哈哈。”

    萧庭倒是不怎么担心控制力的问题,说到底,从权利职位上来说,从他们两那里调来的校尉,毕竟是临时的,早晚要走人,自己这个都尉才是军府正儿八经的军事主官,就连那几个临时调来训练的校尉,来到军府也要听自己的;从经济上看,虽然给了那几个校尉分配奖金的权力,但这笔奖金,毕竟是萧家出的,萧庭才是真正的金主。没有他,那几个校尉有天大本事也拿不住钱来,所以无论如何。对于军府的控制力,并不会因为把奖金的分配权让出去而削弱。

    之所以让出分配权,一方面给那几个校尉权威,逼迫着如今军府里自己手下的八个校尉主动积极参加训练,而不是像原来那样,把帮助他们训练的校尉们当佛像供起来,阳奉阴违。另一方面。萧庭还有个连裴行俭和秦怀道都未必猜得到的小心思,朝廷现在的局面摆明了是培养年轻一代。他们三个,外加那个一向神神秘秘很少露面的第一高手李德謇,就是李治在长安附近的四个重点培养对象,将来无论是打仗还是政务。都难免要打交道,给他们手下权力和好处,就是给他们好处,裴行俭这边不算,最多也就是继续加深感情,对于秦怀道,则是存了个有意结交的意思了。秦怀道和萧家的关系一直不远不近,有时候和熊二比比武,还帮着逮过人。可以算是可结交的对象。

    将来要是真有一天上了战场,说不定还要指望他们帮忙,也许那几个现在过来训练的校尉。将来就能带兵来救自己一条小命。

    无非就是多花点钱,钱这玩意到了一定数量就是个数字而已,放在库里只能等着生锈,甚至招祸。商人要钱生钱,萧庭要钱变成交情,变成一定程度的忠心。变成战斗力,变成一张关系网。

    说到底。从兰陵庄子上的几个作坊最近半年的报表来看,家里的经济健康稳定的发展,啤酒已经其他几种当世常见的酒类一起,在市场上占据了一席之地,属于高端酒类;由于有之前的军定,龙虎丹名声大噪,在关内有了庞大的群众基础;洛神丹在利润最大,主要面向贵族和送礼,不过在长安集中,销售的也极好,不少长安城东市西市里的外国商客,都有订购的倾向,正在通过慕一宽想和萧庭连续。

    “你现在是商会的会长,萧家的买卖,其实对外也是你管着。”萧庭对慕一宽说:“一事不烦二主,依旧是老样子,买卖是我的,但这些具体经营的事情,由你去谈。洛神丹这玩意就是奢侈品,在大唐内部,卖多了对国家没什么好处,白白消耗国力民力而已,依我看,就控制在现在的规模就成。下一步,倒是可以借着这个势头,打开附近几国的市场,反正那些吐蕃突厥高句丽的贵族们,钱多的狠。”

本章未完,请退出畅读、阅读模式,以便继续浏览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