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战国万人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575 此谓大丈夫
书签已保存 返回目录 管理书架
    “这还像点样子!”

    断了一条腿的亭长老老实实地听李解说话,这一回没有挨训,房钟邑的兄弟,有一个还被抽了二十鞭子,对外公开说的是办事不力、懈怠消极。

    实际上他清楚的很,这是首李给他兄弟留了面子,收了当地土族赠送的女子之后,他兄弟飘得每边,竟是让那边土族跟着去倒腾特产。

    鳄人本身是有定额的,比如说玻璃制品、陶瓷、丝绸等等,以一个因伤退役鳄人的身份,成本价搞一批货,这也是老大李解给的隐形福利,并不对外公布。鳄人之间互相监督,差不多都是心中有数的。

    反应在账面上,谁多谁少,一看便知。

    只不过有的人每个月弄一点,有的人一次性搞一把大的。

    断腿的亭长心中暗骂自己兄弟是个傻逼,就算真要搞,你也不能一个月就把一年的定额都撸满吧。

    猪也看得出来你有问题啊。

    只是前面几个月,首李貌似没有理会,下面打来报告,也只是派人过去,督促反省一下。

    为了点钱就打打杀杀,也不是李解的行事风格。

    只是可一可二不可三,过了量,那就按规矩办事,鳄人作为一个团体,整个团体是认账服气的。

    二十鞭子,没有一个人说这是不公道。

    天公地道无二话!

    “分区机修工是谁?”

    “阴乡木工工坊负责。”

    “嗯,不错。”

    脚踏式的脱粒机,主体机架是木制,木料不用太好,水杉木即可。其余易损件才用青铜铸件,加工简单且精度高,这年头属于非常成熟的技术。

    实际上周天子老家镐京,当年镐京没被搞残之前,青铜车轴、榫头甚至是斜纹齿轮,也都已经有了,只不过用途并非是在加工机械上。

    “扬谷机呢?”

    “禀首李,现在先把夏粮收起来,明天集中在晒场一起扬。那边有大扬机,去年从江阴拆过来的。”

    “两亭一台扬谷机,不能让机子停着。稻麦粟豆,都要用得上。尤其是青豆,再有一两个月,也差不多了。豆腐现在用量大,坡地多种豆麦,只要有蓄水池,就可以种。”

    豆制品的用量极其恐怖,有些卤制品,比如油豆腐进行甜卤之后,居然成了新郑和洛邑的上品小食。

    价格极其昂贵,折算下来,一叠甜卤的豆腐干、油豆腐,大概就能交换一只鸡。

    只冲着这点小食,也有不少洛邑的闲散人员,选择南下讨生活。

    诸侯之中,打豆制品主意的不在少数,想要偷师偷艺的更是随处可见。

    然而仅仅是一条门槛,就搞死了大多数诸夏之国的人员。

    那就是语言沟通问题,制作豆腐的主要人员,年龄已经有点偏大,让他们重新学习文字,本来就是个堆砌时间的消磨问题。

    他们能听得懂姑苏方言,已经是相当了不起,再要让他们听明白中原人士说的是什么,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交流沟通上的极大障碍,还仅仅是偷师偷艺的第一道门槛而已。

    但只是这么一条门槛,就已经断绝了“含姬量”高国家的可能性,至于说越国余孽,同样要遭遇这样的难堪。

    会稽方言和姑苏方言就已经天差地别,阴乡又是将“百沙”沿江诸部落捏合在一起的新兴城邑,即便偶有沙野口音类似越国会稽方言,但实际上阴乡的统治主体是白沙村,其中同样要过一道手。

    列国想要打探豆腐制作这么个小小技艺,深耕数年,磨练口音,然后“润物细无声”,倒是可能性挺大。

    不过数年之后,差不离豆制品的制作方式,也早就公布于众。
本章未完,请退出畅读、阅读模式,以便继续浏览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