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明朝富家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卷 第一〇四章 雪上加霜
书签已保存 返回目录 管理书架
    比如内阁,李时病倒,不能管事,就剩下夏言和严嵩两个大学士了,他们还不是想怎么搞就怎么搞。

    又比如都察院,张岳虽然晋升左副都御史,都察院真正做主的还是左都御史屠侨,而屠侨早就和夏言一党联合了。

    至于吏部就更不用说了,严嵩可比夏言和屠侨更厉害,他掌控了吏部简直比夏言掌控内阁和屠侨掌控都察院还麻烦。

    时局如此不利,该如何是好呢?

    杨聪再次邀请派系大佬赴宴,共商对策。

    这次酒宴再没了以往的轻松愉快,大家脸上都是愁眉不展,夏言一党全面掌权,迎接他们的恐怕将是毁灭性打击,大家能高兴起来才怪。

    众人闷闷的喝了几轮酒之后,张邦奇终于忍不住叹息道:“唉,没想到首辅大人竟然在这个时候病倒了,他老人家已然年近七十,这一次恐怕是很难扛过去了,要说这夏言的运气还真是逆天啊,当初张璁张大人也是说病就病了,而且没多久就过世了,如果李时李大人再一病不起,这内阁首辅之位恐怕就非他莫属了。”

    这情况谁都清楚,因为这会儿内阁总共就三个大学士,除了李时就是夏言和严嵩了,严嵩刚刚入阁,而且又刚刚接任吏部尚书,继任内阁首辅是不可能的,夏言已经成为继任内阁首辅的唯一人选。

    定国公徐延德也忍不住跟着叹息道:“就是不知他们会不会对维静下手,如果他们把维静给整下来,我们就麻烦了。”

    维静是张时彻的字,这会儿张时彻这个南京户部尚书的位置真的相当重要,如果张时彻被整下来,这盐引份额又得重新洗牌,现在是夏言和严嵩当权,如果张时彻下台,这盐引肯定是没他们的份了。

    唉,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杨聪在心里暗暗叹息一声,表面上却是镇定道:“他们虽然掌权了,也不能无法无天吧,要他们真敢无法无天,我们也不是吃素的。”

    现在貌似只能做好鱼死网破的准备了,当初他能整的夏言没当成内阁首辅,这会儿他同样能让夏言和严嵩吃不了兜着走,大不了撕破脸,大家各凭本事,玩一把大的。

    没想到,很少说话的穆孔晖突然开口道:“诸位,不必如此气馁,不管他们想怎么样,总得经过皇上这一关,皇上英明神武,只要大家能勤勉任仕,做出成绩,不会有事的。”

    嘉靖英明神武吗?

    这话说的,好像有拍马屁的嫌疑,依穆孔晖的为人,应该不至于拍嘉靖的马屁啊。

    杨聪闻言,心里不由一动。

    这嘉靖,怎么说呢,有时候他的确相当的倔,想怎么样就要怎么样,压根就不管朝臣的反对,但是,很多时候嘉靖还是比较看重能力和功绩的,只要他觉着你有能力,你哪怕犯点错误也没关系。

    就好比夏言,不知道犯了多少错误了,嘉靖却一直没有让其下台,说白了,嘉靖就是看重夏言的能力。

    那么,怎么让嘉靖看到自己的能力呢?

    本卷终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