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明朝富家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卷 第一〇四章 雪上加霜
书签已保存 返回目录 管理书架
    历史上的封建王朝都存在一个怪现象,几乎所有大臣都知道,拍皇帝马屁,把皇帝哄好了,肯定有前途,但是,真正能拉下脸去拍皇帝马屁的却不多。

    明朝这个现象尤其严重,文官不但不喜欢拍皇帝的马屁,还喜欢对皇帝指手画脚,说什么这个不可,那个不行,好像皇帝都得听他们的一般。

    实话实说,真正敢于去跟皇帝将道理的人,他们的道理基本上都是对的,但是,他们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皇帝爱不爱听你讲道理。

    嘉靖朝的文臣大多都忽略了这个问题,大家都觉着皇上顾道长生不对,当以国事为重,殊不知嘉靖就想顾道长生,你讲的再有道理,在他眼里都是个屁。

    很多人都因为这个吃了大亏,但是,朝臣们还是不依不饶,不停劝谏,希望嘉靖能“改邪归正”,唯有严嵩,不但不劝谏嘉靖以国事为重,反而不断进献青词,“鼓励”嘉靖修炼。

    谁聪明谁蠢,显而易见,严嵩正是凭借这个获取了嘉靖的信任,而很多人却因为劝谏嘉靖,成了刀下冤魂。

    有时候严嵩心里真的很想笑,你们这些傻叉,看老夫怎么玩!

    他使劲鼓励嘉靖修炼当然不是为了什么“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话也就嘉靖能信,他自己都不信。

    他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掌控朝堂大权。

    这次,他正是利用嘉靖的信任,玩了招声东击西之计。

    他之所以让王化出手去为难杨林就是想逼的阳明一脉出手收拾王化,当所有人都以为他的目标是两淮盐政时,他却出人意料的推出了一个毫无竞争力的江启臣,当所有人都不明所以的时候,他却跑嘉靖跟前,利用夏言的嘴批判阳明一脉去了。

    结果,嘉靖也上套了,在他的暗示下,嘉靖开始思考了。

    阳明一脉以权谋私,夏言张狂不知收敛,怎么办呢?

    这个时候嘉靖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用严嵩,不为别的,就因为严嵩赞成他修炼,知音难觅,好不容易冒出这么个“贴心人”,他自然要好好任用,所以,他把吏部尚书之位给了严嵩。

    这吏部尚书之位多重要,谁都知道,因为所有官员名义上都是归吏部管的,只要掌控了吏部,任人唯亲,网络党羽,简单的很。

    严嵩这一招着实让阳明一脉措手不及,任谁都没想到,这张邦奇在吏部尚书的位置上才待了短短几个月就被严嵩给取代了。

    还好,在杨聪的谋划下,阳明一脉该升官的差不多都升完了,朝堂之中能拉拢的官员也拉拢的差不多了,这会儿吏部尚书之位被夺对阳明一脉的影响倒不是很大,现在,唯一要担心的就是严嵩会利用手中的职权疯狂的拉拢朝臣,扩充党羽。

    官场之事纷纷扰扰,年节不知不觉悄然降临,杨林如愿回到京城跟儿子儿媳过了个热热闹闹的团圆年,杨聪有父母妻子相伴,年节也过的比较充实。

    不过,整个阳明一脉包括杨聪这一边的张岳、陆炳、徐延德等这个年节过的都不是很开心,因为这吏部尚书之位被夺,严嵩还不知道会整些什么幺蛾子出来呢。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正当他们在为严嵩的事情担心的时候,过完年,又传出一个不幸的消息,内阁首辅李时病倒了。

    李时这个好好先生,为官还是比较公正的,有他在内阁,夏言还不至于胡搞瞎搞,他这一病倒,夏言岂不是如同出闸猛虎一般,逮谁咬谁!

    这一下真是雪上加霜啊。

    杨聪这一系的人,心里都难免出现阴霾,因为时局对于他们来说太不利了。

    这会儿朝廷最重要的三个衙门就是内阁、都察院和吏部,而这三个衙门现在几乎都掌控在夏言一党的手里。

本章未完,请退出畅读、阅读模式,以便继续浏览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