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明日未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4章 画眉深浅入时无
书签已保存 返回目录 管理书架
    当一切结束之后,苏眉的脸色基本上是红的滴血了。

    这次是彻底的滴血,因为还会有一些生理反应夹杂在其中。

    对于女孩子来说,有时候接吻可能是更加特别的体验,要比其他的身体接触更加的特别。

    尤其是这次和之前那次在桥上相比,路远更加的主动,也更加地热切。

    特别是路远的接吻技术,竟然意外的不错。

    是的,超乎苏眉想象的意外不错。

    这差点就让苏眉想要推开路远,说出那句经典的台词。::

    “你怎么会这么熟练,你到底是和别人试了多少次,才会这么熟练啊!”

    不过仔细想了想,可能路远真的是和自己试的,那瞬间连指责的余地都没有了。

    这次接吻大概持续了一分钟左右,由于是湿吻的性质,所以说等两个人分开的时候,苏眉已经小脸都有点憋气了。

    不过分开之后,看着路远的脸,苏眉下意识最终还是说出了那句台词。

    “你好熟练。”

    路远瞬间有点哭笑不得。

    他真的是很庄重很正气的男孩子,清新正直说的就是路远本远。

    但是苏眉真的意识不到现在的自己对男孩子而言,特别是对于喜欢她的男孩子而言究竟有多么诱人。

    那种想吃又吃不掉的感觉,简直就是百爪挠心一样的感觉。

    比上次和柳烟见面的时候更加难熬的错觉。

    路远只能伸手再摸摸苏眉的头发,大概只有摸头发这个动作,不算是动手动脚了,因为说实话,苏眉全身感觉什么地方都不好摸的样子,毕竟脖子以下是那么的危险。

    “是和你一起慢慢熟练的。”路远还是接出来了这个台词。

    苏眉抿起嘴唇。

    太危险了,太危险了!

    她一直感觉自己年纪很小,应该不会有什么沉溺身体之类的情况发生,但是真的产生身体接触的那一瞬间,苏眉也瞬间成了真香爱好者。

    是的,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连苏眉都感觉自己差不多有点中毒一样。

    会有点。

    会有点忍不住想要索取更多的感觉。

    “我们还是分开住好了。”苏眉认真地提出来这个建议。

    因为实在真的太危险了。

    苏眉真的担心自己会把持不住。

    嗯,女孩子把持不住什么的,实在太糟糕了。

    苏眉不想要成为那样的女孩子!

    路远则是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是的,这一刻苏眉真的是特别的可爱。

    就好像那个著名的画眉典故一样。

    所以路远开口的时候,就是问道苏眉:“你知道谁是张敞吗?”

    苏眉楞了一下,没有想到路远的思维如此跳脱,方才两个人不是还在讨论住在一起太危险了,根本把持不住这个话题吗?

    怎么下一个问题就问道了谁是张敞。

    老实说,苏眉是真的没有想起来谁是张敞,这个时候求助交通委又会很没有面子,所以苏眉摇了摇头:“不知道。”

    但其实讲故事的时候,别人说不知道是最好的。

    否则的话你开个头讲一个侦探故事,那么对方张嘴就是凶手是那个路边叼烟斗的。

    你瞬间会失去一切的讲述欲望。

    “张敞是汉朝的一个官员,京兆尹。”路远于是就可以给苏眉慢慢讲述:“他是个好官,赏罚分明,但是他出名并不是因为他官当的好,而是整个京城的人都在传说。”

    路远看了苏眉一眼。

    “都在说张敞在家里给自己的妻子画眉毛,画的特别好看。”

    苏眉想起来了这个故事,是的,张敞苏眉没有听过,但是这个画眉毛的故事,苏眉倒是知道的。

    不过知道苏眉也愿意继续听下去,所以她点了点头。

    “于是最后事情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面,皇帝就当面问张敞,问他说我听说你的眉毛画的特别好。”

    路远看着苏眉:“你知道张敞是怎么回答的吗?”

    苏眉想了想:“好像是。”

    “闺中之乐,有甚于画眉者,陛下都要一一知道吗?”

    路远点了点头,苏眉是凭借自己记忆说的,能够说道这个地步,其实已经很厉害了。

    虽然说张敞的原话是,臣闻闺房之内,夫妇之私,有过于画眉者。

    这番说辞,其实就要比苏眉的这句要含蓄得多。

    那是路远当然不止于直男到要纠正苏眉的回答。

    纠正的话,真是注定要孤独一生了。

    所以路远看着苏眉:“你看,接吻就相当于画眉,你说是吗?”

    苏眉明白了路远的意思,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是的,她和路远尝试了一次画眉,就感觉害羞得不得了,害怕得不得了,甚至说一瞬间就想要放弃同居这个想法。

    哪怕说只是不发生任何关系的同居。

    但是明明夫妻之间,会发生很多比画眉要害羞更多的事情,如果苏眉连画眉都害怕的话,那么接下来更多更害羞的事情,就更别提要一一尝试了。

    苏眉只能看着路远,轻轻点了点头:“好吧,我想,你说得对。”

    “如果我将你视作我打算这辈子结婚的人的话。”

    这样说着,苏眉伸手握住路远的手。电脑端::/

    “我们确实还要尝试很多很多的东西,一些我现在应该还没有准备好的东西。”

    “所以我们还是继续尝试住在一起吧,不过。”说到不过的时候,苏眉看着路远的眼睛,超认真。

    “我突然,对自己不是那么自信了,但是我反而更加地信任你了。”

    “如果说,有时候我们在做某些可能我事后会反悔的事情,请你帮助我控制住我自己。”苏眉说这些话的时候,就像洞房花烛夜说小女子请多多指教一样认真。

    路远只能苦笑了一声。

    “我现在是不是该说,女人,你这是在玩火。”

    苏眉被路远这句话瞬间破了气氛,捂嘴笑了起来。

    因为苏眉想到了那句经典的下半句总裁文台词。

    但是她真的不好意思说出来。

    “我就不说下半句台词了。”苏眉笑着说道,路远的这句插科打诨让苏眉那种紧张感消失了不少,毕竟现在是真的只有两个人的情况,发生什么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管的。

    即使说真的有破喉咙这个人。

    “我愿意相信你。”苏眉说。

    路远点了点头:“好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