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长宁帝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剑技而已
书签已保存 返回目录 管理书架
    陈冉和断两个人被绑在木桩上,两个人都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茶爷不该来,可是茶爷却笑呵呵的说别担心我很快,他们可傻了,居然撤走了一千多黑武士兵,其实这时候陈冉和断都觉得是茶爷有点傻,不该来,真的不该来,这个时候陈冉和断还只有担忧。

    然后的那一息,两个人同时看到那个剑门女大剑师秋狐影的脖子后边忽然爆开了一个血洞,太快,前一息的画面还是修长白皙的脖子,后一息的画面就是多了个血窟窿,剑不仅是刺穿的,还是旋转着刺穿的,所以连神仙也救不了这个人,中原的神仙自然不会去救,黑武的那个月神若是此时看到怕也会无能为力。

    破甲。

    茶爷的剑收了回去,大剑师秋狐影一脸不可思议,这个表情就凝固在她脸上。

    穿着厚厚的棉服披着厚厚的大氅,所以茶爷看起来就显得有几分臃肿,但是人好看啊,所以哪怕穿的是如此土里土气的衣服,也那么可爱,好看的女人千篇一律,好看的茶爷万中无一。

    剑再动,陈冉和断身上的绳索就被斩断。

    这时候四周的剑门白骑士兵才反应过来,纷纷端起连弩朝着茶爷点射,在这一刻陈冉和断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那些剑门白骑没有人瞄准他们,全都瞄准了茶爷。

    然后他们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茶爷的剑在身前形成了一片剑幕,断自认出手速度已经极快,可是当他看到茶爷的剑之后才明白,自己出手的速度和茶爷出手的速度比起来,完全不值一提。

    茶爷从小到大练的最多的就是出剑,精准到千次千中的时候才得到了她第一把真正的剑,也就是现在手中的破甲,之后的每一天茶爷都在苦练,没有一天懈怠轻慢,至此,茶爷练剑早已经过了三千次没有一次不中的地步。

    她的剑在身前泼洒如银河,而她的人则犹如在暴风雨中翩然起舞的一只胖蝴蝶现在看起来这一身衣服确实显得有些胖。

    茶爷是如何练剑的?

    她将一个和剑身几乎等宽的圆环吊在垂柳树上,风吹起来,那圆环会来回摆动,垂柳的枝条当然也会来回摆动,而茶爷非但要刺中圆环,还要在垂柳枝条中穿行,刺中圆环而不被垂柳枝碰到,何其之难?

    此时那些弩箭对于茶爷来说就是垂柳枝。

    在她身边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她移动之中,身体四周一个一个的火星迸射。

    更恐怖的是剑不只是将弩箭击飞,还在反杀。

    一个白骑士兵正端着连弩不停的点射,身子忽然颤抖了一下,低头看,然后才注意到身上居然被一支弩箭打穿了与他相同反应的何止一人,茶爷拍回去的弩箭朝着四周激射,一百多人朝着她发箭,她也在朝着那一百多个人发箭。

    杀秋狐影算什么。

    这才是茶爷。

    至少二三十个白骑士兵被茶爷拍回去的弩箭击中,而茶爷在不断闪躲中避开了所有羽箭。

    连弩射空,有人在重新装填弩匣,有人则抽剑冲了上来,这些剑门白骑士兵所用的都是双手大剑,长度在四尺左右,沉重且锋利。

    而与此同时,那四个剑师也动了,从四个方向围过来。

    “你们先走吧。”

    茶爷一步迈过去,把破甲剑往地上一戳,一手一个抓着陈冉和断,两臂同时发力往后一扔,那两个人便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这两个大男人就这样被一个看起来还显得有那么一点点柔弱的女人直接扔了出去,人落地已经在包围之外。

    这一幕,像极了沈冷和孟长安小时候被茶爷一手一个拎着跳出窗子,茶爷只是很久不动剑了而已,不是不会动剑了。

    人群中,那把剑像是在释放着闪电。

本章未完,请退出畅读、阅读模式,以便继续浏览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