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拉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零八章 命运消散
书签已保存 返回目录 管理书架
    长期以来,封十八的威能一直被魔道一众战将掩盖。

    她并非不强,而是相对于她的战力而言,魔道更需要风系术法神通的辅助。

    譬如风的四种法则,东风生,南风炽,北风寒,西风烈。

    北风祝福可以令姽婳的杀意提升到巅峰,令她化身为不世战神,人当杀人佛挡杀佛。西风烈会赋予阿黎的箭矢超越极限的速度,东风生更是魔道不可或缺的疗伤手段。

    所以,在过往的魔道战争中,风主是一位强大的辅助者,随军出征军事调度她的重要性甚至超越了姜雪阳。

    雪阳的强大在于她出色的战略姽婳和远见卓识,精通法阵,精通炼器之道,一座万仙阵更是令她成为魔道不可替代的核心战将。

    这里所说的风主,指的是人间位面的风主,甚至连太古神魔都算不上。

    而现在的封十八,是太初风神。

    历经先天五太之变才有了现在的宇宙,太易只有无垠虚无,太初无形无质只有神之本源,太始有形无质,太素万物初生,太极阴阳未分。

    盘古劈开混沌分割了阴阳,但若没有阴阳不测之变,也不会有今天的宇宙。

    一阴一阳谓之道,阴阳不测谓之神。

    这里所说的不测,其实指的就是太初浩荡神风。

    封十八在人间战力并不显赫,然而在她坐在风神王座上,凝聚太初风神的意志之后,她的战力只能用无限恐怖来形容。

    因为不测,有时候真的是指深不可测。

    在感知到冥河刀中封禁的姽婳残魂之后,愤怒主宰了封十八的身心,看向光明圣主的眼神,宛若看向一个死人。

    太初风神是至尊,光明圣主也是至尊。甚至两人如果单纯的比拼战力,风主还比不上光明圣主。

    但是,这里是风神王座。

    这就意味着,封十八完全掌控了这个星辰所有的阴阳变化。除非这颗星辰彻底破碎,否则封十八就是唯一的主宰。

    大战开始,封十八手持冥河刀一刀斩向光明圣主。

    冥河乱阴阳,太初风神又洞察阴阳之变,一刀斩出便是黑白两道刀罡。

    光明圣主举剑拦截,光明烈焰以焚灭万物之威,破掉了黑白刀罡。

    风主一刀未中,随后便是千万刀,刀意无休无止,永不断绝。

    风神王座保留着最原始的两道阴阳二气,只要此方世界不灭,阴阳二气就永不衰竭。

    很快,光明圣主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

    他根本不应该去拦截封十八的黑白刀罡,他应该直接出手灭杀封十八本尊。

    即便是以伤换伤,以命换命,这是他能够打败封十八唯一的机会。

    可惜,等到光明圣主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的时候,他已经失尽了先机。

    倘若这时候他能幡然悔悟,仓皇逃离此间,还有一线生机。然而心底对死神的一点执念,令他 连逃离的机会也错失了。

    最终,当他狠心舍弃光明之刃,逃离风神王座的时候,他忽然发下脚下的大地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一方巨大的太极图。

    随后,他健壮而纯洁的光明圣躯就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拉入到了太极图之中。

    阴阳鱼流动不息,每一次阴阳消长,都在吞噬着光明圣主的身躯,令他越陷越深又无法摆脱。

    他想逃,却没有破开太极图的威力。

    如此,就只有一死。而死,又是最不甘心的事。

    “你若杀我,天道必剥夺你的神格,将你形神俱灭。”光明圣主面目狰狞的盯着封十八说道。

    “魔道弟子,几时在意过天道的威胁?”

    “这颗星辰即将死去,吞不下我的光明能量。”光明圣主说道。

    “那么,就让这颗星辰来陪你殉葬吧。”

    “你……”

    光明圣主再也说不出什么,因为太极图已经开始吞噬他的神魂。

    这颗死寂的星辰的确容不下他的光明能量,因要吞噬光明圣主,势必会崩溃彻底毁灭。

    看着光明圣主的神躯一点点被太极图吞噬,看着他的神魂痛苦的越陷越深,封十八的嘴角露出一抹残酷的笑意,轻轻念道:“魔道破军不可辱,无论是谁,就算是天道也不行。”

    语毕,封十八朝太极图伸手一招,收了光明圣主的光明之刃,朝宇宙虚空深处飞去。

    她的人刚离开没多久,风神王座就发生了爆炸。

    这不是普通的星陨,爆炸所产生的毁灭力,直接摧毁了一方星系。

    爆发出的毁灭之光,点亮了宇宙的一角。

    这一刻,不知多少隐匿在黑暗中的至尊大拿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太初死神的回归,已经令他们无法理解。

    现在,太初风神也回来了……

    最关键的是,根据他们得来的线报,风神和死神都和人间的一个道门有关。

    这个道门叫做魔道。

    ……

    宇宙之心,创世位面。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相对而坐,中间摆着一盘棋。

    黑衣人是个女人,面目看不分明,白衣人倒是一副愤怒的表情。

    手中攥着一把棋子,一个个被他捏成了齑粉。

    这局棋,他占尽上风,眼看就要封死黑衣女人所有的退路终结棋局的时候,棋局产生了新的变化。

    “你出手了?”白衣人愤怒的诘问。

    “没有,就算我要出手,也瞒不过你。”黑衣女人淡淡的说道。

    “你说的没错,可是为什么?”白衣人点点头,继续追问。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果你硬要一个答案,我想这只能归结于天地法则本身。你急于破局而立,却忘记了自己的身份。”黑衣女人说道。

    “什么身份?”

    “你也是局中人。”

    白衣人沉默半晌,将棋盘上所有的棋子全部横扫。

    “这局棋下完了,你也该走了。”

    “如你所愿。”

    语毕,黑衣女人一步步走向寂灭深渊。

    每走一步,她的身躯就会变淡一分,与此同时,冥冥之中的命运之力也会削减一分。

    等到黑衣女人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的时候,命运从人间彻底消失了。

    “魔道祖师,下一个轮到你了。”

    在黑衣女人彻底消失后,白衣人若有所失的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