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戏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405 生活节奏
书签已保存 返回目录 管理书架
    这些年以来,蓝礼始终没有放弃音乐创作,断断续续地,灵感总是不断流淌,以不同的方式记录下来。

    有些创作已经完整,有些创作则依旧残缺。

    比如说两年前托尼奖的登顶之夜,他成就了EGOT的伟大,却陷入了高处不胜寒的困惑,离开颁奖典礼试图寻找些许新鲜空气,那种窒息与茫然交错的感觉让他在纽约街头迷失了自己,进而迸发了灵感。

    “要事为先(Frist-Thing-Frist)”,另外还有一阙没有名字的旋律,这两首曲子都没有能够创作完毕,断断续续地填补了一些空档,尤其是前者,副歌已经全部创作完成,但整体依旧是残缺不全的状态。

    当然,整体而言,已经完成的作品还有更多。如果涵盖完成品与半成品的话,蓝礼现在手中至少拥有超过八十首作品比起那些专业歌手来说,这自然不算什么,洒洒水而已;但对于专业演员来说,数量就非常可观了。

    现在,蓝礼需要做的就是,在成山的作品之中,挑选出适合下一张专辑的作品,这也是确定专辑概念与核心如此重要的原因。

    一旦确定专辑概念之后,就能够开始挑选曲目了,看看哪些完成品可以入选,哪些半成品需要完成,还有是否需要从其他词曲创作者里收歌

    万一蓝礼的现有创作并不符合他们所构思的专辑理念,要么就是蓝礼临时再创作,要么就是通过渠道收歌,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工作形态了。

    虽然乔治-斯兰德还是倾向于由蓝礼来完成整张专辑的创作,但如果蓝礼真的缺乏灵感,那么寻求其他可能也并不奇怪。包括艾德-希兰、蒙福之子、凯蒂-佩里、贾斯汀-汀布莱克等等在内,蓝礼在音乐圈子也有不少朋友,他们也都是创作型歌手,可以携手创作、可以一起合唱,诸如此类都没有问题。

    接下来一段时间,蓝礼与乔治就在录音室里忙碌了起来。

    翻阅了蓝礼的创作本之后,乔治提出了一个有趣的想法:

    就如同当年鲍勃-迪伦一般,从民谣逐渐转向摇滚,但依旧杂糅了自己对民谣的理解,只是在乐器的使用之中融入了更多元素,与蒙福之子的音乐风格有些相似,介于民谣与摇滚之间,却比“堂吉诃德”更进一步。

    之所以如此选择,主要就是因为蓝礼的创作之中,更加明朗也更加开放,采用不同乐器来制造共鸣火花,往往能够赋予旋律更多延展性,同时也让情感更加丰富。更重要的是,这能够延伸“堂吉诃德”的故事。

    就如同……伊卡洛斯一般。

    古希腊神话之中,代达罗斯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世人非常欣赏他的艺术品,但他的爱慕虚荣和善妒仇恨却让他坠入了黑暗,因为嫉妒自己外甥塔洛斯的天赋,代达罗斯担心塔洛斯可能超越自己,于是残忍地杀害了塔洛斯。

    代达罗斯被判罚有罪,但他在入狱之前成功逃脱,惊慌之中,他迷失了方向,最终来到了克里特岛,找到了当地的国王米诺斯,并且在这里定居,成为了米诺斯的朋友,被当做有名望的艺术家受到极大的尊重。

    尽管如此,代达罗斯却日渐怀念家乡,而且,他觉得米诺斯国王其实并不信任自己,待人缺乏真诚,因此他不想在孤岛上虚度一生。他必须设法逃跑。深思熟虑之后,他高兴地想出了一个绝妙的想法:

    虽然克里特岛封住了道路和水路,但他依旧可以通过空中离开。

    于是,代达罗斯开始收集整理大大小小的羽毛,然后把羽毛用麻线在中间困住,末端用蜜蜡封牢;最后,羽毛微微弯曲起来,完全如同鸟翼一般。

    当时,代达罗斯与克里特岛的当地女人结婚,生有一子,名叫伊卡洛斯。

    伊卡洛斯喜欢站在他的身旁,用一双小手帮助父亲劳动,当代达罗斯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决定带着儿子一起远走高飞。

本章未完,请退出畅读、阅读模式,以便继续浏览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