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水浒求生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零七章 低调不代表没调
书签已保存 返回目录 管理书架
    佛爷啊!

    怎么可能!?

    这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高丽骑兵!?

    对于以捕猎者姿态掌控战局的草原骑兵来说,围猎的盛宴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绝处逢生的猎物们纷纷喜极而泣,疯狂的朝着代表了生路的方向靠拢避难。让追兵感到惊讶和不安的是,这些慌不择路的败军居然还剩一丝理智,此时尽管死命朝自己的同胞靠拢,但在这种情况下竟没有一骑贪图官道的平坦而占用友军的冲锋通道。

    这就表示,好容易从上一支全速冲锋的高丽铁骑手上苟活下来的幸运儿,不久之后将要再一次重复不久之前的噩运。

    这还真不是草原人草木皆兵,自己吓自己。

    比起从山包前后传出的那种天塌地陷山河摇摆的巨大声势,原本原野上一两千追击骑兵的动静完全被压制了。自以为胜券在握的渤海人都懵了,小小的高丽国向来不过是大国间的下脚料而已,如何能凑出这般多气吞山河的铁骑来?

    难道,今天佛眼压根都没睁过?不然实在没理由佛祖会抛弃虔诚的渤海人,反而站在邪僧辈出的高丽人那边!

    懊悔是在有余地时才值得发酵时的情绪,眼下面临的是生存还是死亡的重大抉择,用不了多少时间,渤海人就要直面高丽人的兵锋。此时追击骑兵的注意力有意无意都集中在各自小队的领头羊身上,而各领头羊的注意力又毫无意外的集中在场唯一一位渤海猛安(千户)身上。

    被完颜阿骨打归入一家人的渤海人明显没有女真人的狠气,同被契丹人鱼肉百年的他们比女真人更为现实。这不,由金国国主亲自任命的某位猛安孛堇已经以身作则,为族人做出了表率。

    撤!

    不撤还能怎么办?这明显又是一支五千骑往上靠的骑兵群,不管对方战力如何。单在这人数上已经是无法逆转的劣势了。更何况,能有见风使舵的本事,这千户自不是庸手。且看这伙新来高丽人的架势。就知道不是易与的。

    方才头一波高丽人的队伍,猛则猛矣。其实好对付!不与他正面交锋就是了!但眼下这伙人给他的感觉就很有些复杂了,猛不猛的暂时不好说,只论其齐而不乱的冲锋队形,就比他们的友军要强太多了。就骑兵来说,冲锋队形不光直接反映了骑手个人骑术精熟与否,亦是衡量一支队伍精锐程度的标尺,更能决定一场战斗的胜败。

    能在弱肉强食的草原上存活下来的汉子眼睛都毒,一眼就能看出甚么样的骑兵是自己惹不起的。譬如眼前这支。

    强悍的敌人还是留给兄弟民族来彰显他们的武勇,避强凌弱才是草原人的处世之本。明智的渤海人都跟他们的千户一样在心中萌生了退意,唯有某些愣头青还舍不得扬眉吐气的荣光就此逝去。就在渤海人尚未曾与高丽人发生正面对抗之际,自家已经陆续有十数骑狼狈的撞到一起。这个不战自乱故事告诉我们,当大家都想调头之时,一个两个固执己见,是会栽跟头的。

    渤海人跑了,离开得那么干脆,就好像他们从未曾来过一般。但更出人意料的是,抵前指挥的徐宁并没有趁势追赶。反而是下令全军缓行,随后快马四出,金枪军开始收拢友军的溃兵了。

    趁着这个好不容易恢复马力的空隙。先锋营指挥使上前问道:“哥哥,胡虏自退却了,恁般好的良机,怎不顺势杀将过去?也好替七军的弟兄出口恶气!”

    欲言责备终还是不忍的徐宁从溃兵身上收回目光,对部下道:“胡虏追兵百十成群各自为战,完全看不出统属和指挥,刚刚见了咱们又二话不说调头就跑,你觉得,卢员外会被这等杂色所败?”

    指挥使低头一想。主将之言确实有理,道:“也是。溃兵不过千把人,莫不是卢员外的主力还在与女真人周旋?”

本章未完,请退出畅读、阅读模式,以便继续浏览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